Honourasy

百度ID:snowseason077
新浪微博:HonourasY

日月(下)

三模过去后,转眼就到了吴世勋的生日,一个有点特殊的生日,成人礼。

所有人都知道,吴学霸不喜欢人际交往,只有朴队长一个朋友,谁也没有想到,吴学霸那天早上一如既往冷着脸上了台。等台下渐渐安静,说,今天晚上七点,在校门对面的自助餐,我过生日,想来的就来。

话说完,大部分人又继续手下的事情,平常看不惯他的人暗骂着臭屁,班花却悄悄挑了嘴角构思今晚的打扮。朴灿烈刚进门就看见这一出,走到他身边拍一下他肩膀,照例回到座位上等他传过来的作业。

等着等着,朴灿烈想起上个周末吴世勋在电话里问他,“灿烈,花花公子该怎么过自己的生日。”

他信口说,“当然要过得花啊。”

没想到吴世勋会追问,“怎么花?”

他也就凭着自己了解说,“办个party,多请点儿人,然后能多浪就多浪。”

吴世勋应一声就挂了电话。


朴灿烈不知道吴世勋对他说的浪是怎么理解的,只知道吴世勋当天晚上穿了

他从没见过的黑色衬衫,没戴一直戴着的眼镜,甚至还画了眼线,是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吴世勋。根本不会喝酒的人一会儿跟别人喝,一会儿自己默默无闻地喝。玩儿游戏光明正大地跟班花接了吻,却在接吻后跑到厕所干呕。

看主角已经倒下,朴灿烈遣散了来参加的同学,扶吴世勋回家。却在吴世勋家楼下被摇摇晃晃、重心不稳的人推开,看那人往离家远的反方向跑。突然一个踉跄坐在地下,呜呜地流眼泪,哭得眼线花了,哭得累了,才挂着眼泪笑说。

“朴灿烈你说怎么办啊,他不要我了。我再不敢叫他艺兴了,我怕他不许我叫。”

“真不想回家啊,一回家就看见他笑,一回家就想起他跟那个花花公子接吻。”

朴灿烈突然就理解了吴世勋的这一切行径,“好好好,咱不回家,得亏天儿不冷了,不然爷才不陪你挨冻。”

两个男孩儿就这么在小区院子里坐了一夜,天色由黑转亮的时候,见有一辆黑色越野在面前停下来。有个身穿白色的人从副驾驶开门下车来,好看的脸上都是担忧。

吴世勋还没醒,朴灿烈把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搁在旁边的柱子上,迎上去。

“你好。”声音也好听。

“您好。”朴灿烈轻轻点个头,不知道该怎么称呼。

“我是世勋的叔叔,张艺兴。谢谢你送他回来。怎么没上楼上去?忘带钥匙吗?”朴灿烈一听名字愣住了,再看另一个从驾驶座上下来戴着墨镜、嚼着口香糖的人,联想面前车的价格,清楚了所有人物关系。

“叔叔客气了,我是他同班同学。”

说话间吴世勋转醒了,看清所有人之后,缓缓起身,“灿烈你回吧,我上楼了。”

就像没看见另外两个人,毫不留情面。


“世勋。”背后响起朝思暮想的声音,此时此刻却不愿意转过头去,真想他啊,都18岁了,怎么听见这声音还会想像小时候那样,一受了委屈就像扑到他怀里去,好好哭一场,听他说,世勋不怕,爸爸不回来,叔叔也会一直陪你的。


“我搬走的话,你觉得怎么样?”还是不肯死心地问一遍,明知道这倔强的背影已经讨厌透自己。


“随便。”你果然看他重过我,你果然还是不想要我。


“那如果,我不跟他走呢?”只要你说,你要你说不要我走,我就一直陪你。



张艺兴想起来那次当着世勋接吻之后自己跟金钟仁吵起来,在金钟仁家的床上。

“为什么一定当着他的面?”

“你在幻想什么?就算我没有跟你当着他的面,你想怎么样?你们,永远,都不可能。”

“啊!”突然的进*入,让张艺兴叫出来。

“你该明白,你是我的。”金钟仁只埋在他身*体里,没动,用手没使力掐着张艺兴的脸颊,俯下脸,保持着似触未触的距离,给他下命令。



“不急着跟他走的话,”原本已经不抱多大希望的人,耳里入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褪去奶音的磁性男音,“愿意跟我走走吗?”

“好啊。”

张艺兴应下来之后,吴世勋换了黑色衬衫,穿上一件及其和他相称的拥有干净少年气的天蓝色衬衫。


黎明之际,大桥上的车不多,偶尔有呼啸而过的,车速很快,快到每每掀起两人的衣角。 

桥下水流还很缓慢,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。

两人一路不说一句话,就吴世勋一路走,不回头,不放慢。张艺兴一路跟,不离开视线,不抱怨一句。


看见  你在我眼前

不去猜想我们隔多远

当我  夜幕中准备

只想让沉默的能开解

在不同的遭遇里我发现你的瞬间

有种不可言说的温柔直觉

在有限的深夜消失之前触摸你的脸

我情愿这是幻觉  也不愿是种告别


吴世勋终于停下来的时候,张艺兴开了口。

“世勋,太阳和月亮你更喜欢哪个呢?说起来是太阳更加温暖明媚吧,可我却偏偏更喜欢躲在深夜里看冰凉如水的月光。天亮就要跟月亮说再见,那要是,我不肯呢?”

看着月亮缓缓划入水中,被太阳的光芒淹没。

穿着白色衣衫的人突然一跃进入水中,蓝色衣衫便也跟着跳进水中。


远远的,看见一点蓝随着一点白从大桥上消失,不远不近跟着他们的一辆黑色越野紧急刹了车。



“少爷,你到里间歇一会儿吧。”护士过来轻声询问窗前穿亚麻色衬衫的男人,男人摆摆手拒绝,留下了她手里托盘的一杯水。

一会儿,床上的人终于悠悠转醒。没有像电视剧情节那样张口要水,反而一脸小心翼翼的质询。

亚麻色衬衫的男人却突然附身抱住他,“没事了,没事了,你别怕,我们回家。”

放开瘦弱苍白的人,看他缓缓垂了眼睑,不回答,不作为。

“或者,你不愿意把我当作家,就当棵树吧,靠一会儿?”

面前人几乎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。

“好好好,我这就走,你别皱眉。”

刚转身被床上的人拽住衣角,惊喜的回头,笑却僵在脸上。


他问,“世勋呢?”


原来是我该明白,你从来都不是我的。



半年后。

穿着草木绿的人蹑手蹑脚开锁进门,抱住在厨房煲汤的人的腰,给他看自己用第一笔打工的钱给他买的月亮挂饰。


“艺兴。”

“嗯?”

“艺兴。”

“说话啊。”

“艺兴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开始昼短夜长了,看,月亮爬上来了。



-全文完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惯了长篇,总觉得短篇结的太突然,大家对整体有什么想法都欢迎大家告诉我哈。有助于我提高,也可以让大家看得开心哈。

这篇完了就是之前的短篇灵感3了。感觉你们喜欢我的短篇胜过我的长篇欸。不过确实长篇让人揪心捉急,再加上我这个速度。短篇一下儿就完了。

大家看文愉快~

刚刚已经更新了这个梗。如果大家发现被屏蔽了之类的在这一条跟我说哈。

日月 (上)

这就是这前呢个点梗第一名

想不起来的小宝贝可以去看看之前的点梗贴、投票贴(是不是这个帖?)

这两天怎么发了文还掉了粉,哭唧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别担心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高大强壮,皮肤黝黑的人伸手抓住身边人越发冰凉的手。

此时此刻偏低的体温配上白到反光的肤色更加显得羸弱,被包裹在宽领纯白的毛衣里,好像一碰就会碎。分明纯洁得像个天使,要是没有脖颈上的吻痕,就是了。

可能是身体虚弱,可能是太担心,没有答话,只是攥紧了伸过来的温热宽厚的手,似有若无轻飘飘地点了点头。

“张艺兴?哪位是张艺兴?结果出来了。”

感染病区人很少,此时此刻就只有两个握着手并排坐在椅子上的人,护士虽是问句,却直接看着二人。

“是,是我。”白毛衣站起来,眼里有期待又有逃避。身边的灰色卫衣走上前接了化验单,一个字一个字地确认之后,转过来,定定看着眼前人。

“HIV1,HIV2,P24,”停顿一下,终于笑出来,似乎盈了全部阳光灿烂在脸上,“都是阴性。”

眼前的人先是愣住,后是眼里盈满了泪,笑里带泪跟他鞠躬,“真的谢谢你!钟仁!谢谢你!真的!”

金钟仁本以为这些对别人的假把式过后,总会有他们之间特殊的一些对欣喜的表达,可是张开的怀抱落空了,面前人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叫了那个他不知听过多少遍的名字,那个他没理由憎恨却厌恶至极的名字,“世勋,世勋啊,饿了吧,你等我啊,叔叔今晚回去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炸酱面。”

刚刚站都站不稳的人一边打着电话以便往医院门口,步伐逐渐加快,最后竟跑起来。

撕了化验单,上了最近的直升梯,去顶楼。

“进来。”双开的木门厚实,深色显示着绝对的权威,此刻却为门外的人开了。

“爸。”

“志愿者的活儿好干吗?”穿着妥帖的中年人难得玩笑。

“小case。”

“又遇到特别的病人吗?说来给我听听。”

原本一脸自在得意的表情淡了下去,情绪不高,“没什么,明早有课,我回去了。”

说什么早上有课,分明是他几点起老师就几点来,了解情况的中年人却什么都没质疑,“我叫你佟叔过来?”

“不用,我开车来的。”最后一个字被关在门外。



五十平的房子显得有点逼仄,两个人的餐桌上沉默无言,还没换了校服的男生抬眼看见面前人勃颈上的红痕,皱了皱眉头放下筷子,“我吃饱了。”

“今天的青菜炒咸了,世勋是不是不爱吃?”

“张艺兴,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是我叔叔。”

眼前人生生憋红了眼眶,却还是笑着装没事,“世勋晚上不要等我早点睡,这个月的零花钱,我还是放在门口的盒子里,世勋自己拿就好。”

站起身的人不回一句话,进了另一间屋摔上门。

习题集上的题目一道都没有思路,看起来又要退步叫家长了啊,那个开黑色越野车的少爷是不是又会送他来呢。



老旧的小区楼门口停着一辆气宇非凡的黑色越野,自行车本就不好过,还要单手推车,为了别让另一只手上的老婆饼碰着墙壁,吴世勋把手上的塑胶袋叼着,小心翼翼推着车从墙壁和黑色越野中间过。

老婆饼的包装袋还叼在嘴上,老旧小区的门也大多老旧,常常需要一个手拉着门,另一只手拧动钥匙。钥匙刚刚插进锁眼,还没来得及转动就听得见里面的动静。

断断续续,带着隐忍地求饶。反复叫着一个人的名字,钟仁。

进了门把老婆饼放在桌上,看见旁边包装精致华丽的进口巧克力,对比起来竟那么寒酸。


原本要说,艺兴,今天的数学考卷我答得很好,相信明天的化学也会好好儿答的,应该又可以是年级第一了,你开不开心,你看,我买了你喜欢吃的点心。我考完了期中考,我们一起去吃那家麻辣火锅吧。

却变成了慌忙逃窜,没了当晚的晚餐和睡眠的居所。加上三天之后一通叫家长的电话,是吴世勋的家长吗?他这次退步太严重了,麻烦你来学校一趟。

其实虽然是很大的退步却依然排在年级前五十,毕竟是次次年级前三的优等生,自然也是老师小题大做的对象。

那次化学考试的卷子,吴世勋空了大半张。

张艺兴在教师办公室看吴世勋惨不忍睹的化学卷子,吴世勋从教室里看见了光明正大开进校园的黑色越野和向戴着墨镜,穿着黑衬衣仔裤,身材结实高大的车主谄媚的理事长。


不要犹豫就是戳


世勋进门的响动终于是让眼泪没忍住,尽数滴进米饭里。却为了不让吴世勋察觉不停地夹菜吃饭。

今天的菜怎么都这么咸,怪不得世勋不爱吃呀。


一个月里的几次都是跟金钟仁,啊对,除了那一次,导致他去检查HIV的那一次。

那次之后,金钟仁看他看得紧,不给他跟别人一起的机会,每晚都会从绿酒接人走,有时候甚至会带他回家,什么也不做,就跟他分享自己做的吃食,还温柔暧昧地说,张艺兴我只给你做过吃的,你要怎么报答我。

他们行着情侣的事,却并不是情侣。

今天金少爷出奇地到这时候还没来,张艺兴就坐在吧台,缓缓地喝一杯猩红玛丽,看台上dear乐队的表演。

张艺兴问过他,你这名字别是拼错了吧。

鹿晗说,爷故意的,你说我的粉丝将来都dear、dear地叫我们,写起来也是dear,多爽啊。

张艺兴不屑地骂他骚包。


又一曲毕了,鹿晗吉他都没摘就跑下来,坐在张艺兴对面。

“好喝吗?”还没等到回答就猛喝一口,被里面的窜辣呛到。

“不好喝。”看他这样,张艺兴递上一杯水说。

“干嘛喝这玩意儿啊。”鹿晗喝一口水,撇了撇嘴说。

“想学学伊丽莎白·巴托里,想永葆青春等爱人啊。”张艺兴又笑,抿一口酒。

“艺兴,别怪你鹿哥我多话,现在这个金少爷,你不喜欢他吧。”

鹿晗问过话,看张艺兴半天没回话,上一场的哥们又下来催了,匆匆拎着吉他上台了。五首歌过去,鹿晗下台来推推已经有点儿醉的张艺兴眼里噙着泪。

“是啊,我喜欢的人比我小了很多岁,他看见我跟金少爷接吻的之后,就只嫌恶地叫我张艺兴。”

可食鹿晗送张艺兴回家的时候没看见那个人眼里的嫌恶,只看见那人担心又温柔的眼神,好生抱着他放到床上,给他盖被子。乖乖地搬了凳子坐在床边,边做题边陪着他,还礼貌地说鹿叔叔再见,却满脸不喜欢他。


晚餐 010

“干嘛像看见鬼一样啊,想你鹿哥我了吧?”
“鹿晗,我现在——”
“咱看电影儿去吧,第五部上了,咱们不是说要一块儿看来着嘛。我都看预告了——”
“鹿晗。”

“我现在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但是艺兴,我回来了。”眼前人眼睛里闪烁着光,坚定得直戳心房却又小心翼翼。
张艺兴低头抿唇半天没说话,再抬头的时候换了见到许久不见的老友的喜悦,迎鹿晗进门,“都入秋这么久了还穿一件。”
刚落锁被鹿晗抱住,“我真想你。”
一时无言,张艺兴拍拍鹿晗收紧的肩膀,感觉他渐渐松了手。
“随便坐,喝点儿什么?”张艺兴越过电影的茬儿,只当他来做客的。
“不坐了,你快换衣服吧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张艺兴背过身去倒水,自顾自说,“时间过得真快啊,都快一年了。”

鹿晗啊,你离开我快一年了啊。

空气里的安静凝结了许久,才听见。
“对不起。”鹿晗知道今天的电影一定是不会去看的了,坐下来说。
“别道歉,我已经接受你离开的事实了,也做好你永远不回来的准备了。”张艺兴的水早都倒好了,却迟迟不转过身来,缓缓低了头。
“艺兴,我——”
“港里运营的一切都还好吧?”张艺兴终于转过身来,笑起来,问鹿晗。
“嗯。”
“你呢?好吗?受的伤,都好了吗?”
“当然好啦,你看你鹿哥我现在多滋润呢。”鹿晗故作轻松地笑答,不看张艺兴的眼睛,虽然他们不是自愿分开的,但是的确他的懦弱没能支撑着他重新回到张艺兴身边,不管是在他猜得到张艺兴难捱的猜想里,还是明确知道张艺兴病倒的情景中,都没有回来。一直到,在他接手枪港的现在,知道了张艺兴和吴世勋的感情有裂缝的现在,才终于又出现在张艺兴面前。
“别是还自责呢吧?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“那……现在查出来了吗?子弹的主人。”
张艺兴摇头,“这一年,实在是太忙了。”
“那……”鹿晗交握的手又紧了一些,“还要回到他身边去吗?”
“鹿晗,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张艺兴给鹿晗把那杯水放在他面前,“说起来,你真的太难忘了,填满我的生活填满我理智之外的全部心思,可是当这些心思都无处可去自我挣扎的时候,他给了我另一颗心,现在这颗心,是他的。”

鹿晗一时反应不过来,总想着,他应该还是爱我的吧,只要我回来,他应该还是最爱我的吧。就当我大脑进水,之前没想清楚。
可是现在,大脑里的水都冲着眼睛去了。
赶紧抓起水杯,双手捧着水杯咣咣往胃里灌,杯里的水很快没有了。
“哈哈,今天过来的急,有点儿渴。”
“多喝点儿。”张艺兴把玻璃水壶搁在他面前,手还是呢么好看,真想牵,可是不敢牵。

以前家里很难见到白水,张艺兴喜欢咖啡和茶,他喜欢奶茶。
以前张艺兴为了他专门学了丝袜奶茶,仔仔细细在厨房给他准备,他跑过去抓起张艺兴的手,说张艺兴你的手真好看,拿枪可惜了,该弹钢琴的。
张艺兴看着他笑,弹钢琴怎么保护你啊。
他却脸一红装强势,小爷我哪儿需要你保护啊,铁铮铮纯爷们儿自己可以保护自己。
话音刚落就被搂了腰接吻,黑色宽大的T恤上蹭到了围裙上的奶粉。

深呼吸一下,鹿晗假装只是个老朋友,大大方方问,“那说说看,你们这次是怎么了?鹿哥帮你出出招。”
其实,鹿晗知道他们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其实,张艺兴知道鹿晗都知道,却还是回答说。
“他吃醋了,在闹脾气。”
鹿晗又端起水杯,喝一口清一下嗓子,还想继续说什么,被张艺兴打断。
“别强迫自己说这些话,还不能调整到朋友位置的话,就算了。”
“不!”鹿晗急忙抬头一下抓住旁边张艺兴坐着的沙发扶手,却在看见他眼睛的时候缩回手来,攥紧一下又仰头笑开了说,“不强迫,我真心的,拿你当哥们儿,不当哥们儿谁管你。你说是吧?”
张艺兴摇头,“鹿晗,你还是跟以前一样,没变。”还是那么好强,可是以前你在我面前越逞强越可爱,现在你在我面前越逞强越可怜。

两个人沉默良久,鹿晗终于深呼吸一口气,抬眼张口,“是啊,我还是跟以前一样,一样对你——”
张艺兴帮里工作用的电话铃响了,“不好意思。”转身去阳台接电话,留鹿晗一个人在客厅,茶几上搁着他的私人电话。
鹿晗看背对他聊公事的人的一眼,拿手机起来,输密码,试了试0420,手机振动一下屏幕上的按键也跟着摇头。
似乎是很容易理解的结果,却还是心头一揪,非得给自己落井下石,试了一遍0412,锁屏的界面散去,手机主屏显现的同时,鹿晗也瞬间明白了张艺兴的心之所向。
张艺兴很难查出那个人所持的枪号,可是枪港却知道每一个晔城人的枪号。
鹿晗记得当年因为有一颗编号0412的子弹的丢失,致使大伯的港主易位,变成了自己的父亲。而如今,在他知道那颗子弹下落的前提下,他想装作不知道那颗子弹的主人,想装作没听过那颗子弹的故事。

张艺兴打完电话回来,看见自己的私人电话上在便签里留的言。
“明儿晚买小龙虾来做给你吃,留着肚子等你鹿哥啊。”
想跟鹿晗说,明晚很不赶巧地有事儿,却想起来,他现在没有鹿晗的手机号。
这一次,却没有任何纠结,要放了鹿晗的鸽子去忙帮里的事情。
因为郭宇说,这次的合作,勋派也要一起去谈。
第一次这么期盼着对方一定要跟他争,张艺兴在阳台上点着烟,不禁笑出来,张艺兴啊,你还真是为了吴世勋彻底变了个样子,原本不是敌人吗。

“勋哥,明天的局……”
“去,但不用拟合同。”
“那去干嘛呀?”
“了解一下敌情。”田虎不再追问,只觉得此时此刻揣兜里的定制手表特别硌人,那是之前勋老大让他定做给兴老大的生日礼物,如今生日快到了,手表到货了,却只能先揣在他兜里。不敢跟吴世勋提这茬儿,不敢私自退了,更不敢自作主张送到张艺兴手上去。终究什么都没说,默默退了出去。
吴世勋关了灯,站在落地窗前,无心看车水马龙,静静端着一杯冷水。他不敢喝酒,怕心里装着那么美的人,醉得太快,他却不在身边。他把钥匙退回去,却自私地留着张艺兴给他拴的钥匙圈,谁都不告诉,他还不忍心把这个独角兽还回去,天天戴在身边,却没让它见过日光,只在夜晚拿出来盛放思念和月光。
月光那么凉,思念那么苦,独角兽你怎么还愿意留着不走呢。

勋老大你真有意思,要我走又替我保驾护航,这样我怎么走得了呢。
另一边的张艺兴睡不着,披着吴世勋没带走的针织衫,爬起来站在窗边抽烟,楼下又停着勋派小弟的车。

要更文啦

之前发了那篇跟大家说态度的文之后又搞了实习报告,于是就到了现在才更文。
完成了之前有预告的那个短篇,预备分成上中下或者上下,我看剧情分哈。
然后还有晚餐010也码完了,需要修一修。
所以现在就有一个精修分段的工作哈。你萌想先看哪个我就搞哪个。
么么哒,爱你萌。

哎哟喂,这个狼好像我的傻狼啊,窝心😆😆😆

Xback_贵族都赞了我:

大灰狼与小兔兔(并不是小兔兔😂)的故事,带入勋兴毫无违和感,想看这个文!

(哪个大大给写一个?

并没有……)

自产自销才是王道!

记梗!

(说的跟你记了就写的出来一样😂😂😂)

我在呢

失踪好久了哦,现在刚刚放假实习完缓过劲儿来。已经陆续开始码了。
我对我的勋兴宝宝的爱已经对他们之间的爱的爱依然没有减弱。鹅且感觉自己在往团饭的方向进发。
刚看一个粉我的亲故说要退圈,才发现最近发生了这一个月发生了这么多啊。我在呢,依然深陷勋兴的泥淖,依然深陷爱咳嗽的泥淖,依然看见他们就会姨母笑。
下面说说我的心路历程哈,我知道我的张不跟着一起回归的时候,真的丧了半天有余。但渐渐的,我看到很多大大在发积极的文字,我真心觉得不止是缓过来了,而且感谢我饭了一群好大大呀。是的嘛,他们暂时不在一起,那我就分开看咯,看艺兴跟鸡条哥哥们相爱相杀,也看我现在世上最想被睡的(哔掉)钟仁跳舞,还有我们越来越荷尔蒙爆棚的吴赛魂。哈哈哈我不一一列举啦,但真的了,都爱都爱。以前现场就知道全程找艺兴,真的光找人了,都没有找到看他们live的精髓。这张专辑真的了,正好给我一个机会悄悄移情别恋一下嘿嘿。但我的艺兴我依然爱你。
现在更文频率低了有一个原因是,见的好的多了,就会越来越畏畏缩缩,总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,觉着觉着就没思路写了。有时间,不知者才敢无畏地开脑洞。现在反而想太多。
在这里跟大家道歉,真心实意感谢还没有取关我的亲故😂😂😂,我一定好好调整,爱你萌,爱勋兴,爱exo。笔芯。❤

(这篇不带tag了,就写给还在等我文的你们看。)

太阳和月亮你更喜欢哪个呢?说起来是太阳更加温暖明媚吧,可我却偏偏更喜欢躲在深夜里看冰凉入水的月光。
天亮就要跟月亮说再见,那要是,我不肯呢?

——《日月》


---------
寻开心新文里的话哈,整体框架已经差不多出了。这个专辑的歌都挺棒哒,推荐。

前面那个贴,①压倒性优势哈。那就,顺从民意,①③②④这个顺序写哈。

你们点的梗加上我自己的一些设定哈,投票哈,截止到今晚十二点,按票数多少动笔依次往下写。周四没课就可以动笔啦。
不用担心晚餐哈,那个一有感觉就会写一点,这每一章都是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。
每个人选一个或两个哈,都选我就懵逼了。最想看的,就选最想看的哈。爱你萌❤